• 关注澳洁微信
  • 关注澳洁微博

一站式加盟热线:400-025-0858

索要资料 联系客服
当前位置: 首页 > 加盟商风采 > 明星加盟店 > 喜爱夜蒲2粤语下载-喜爱夜蒲2-粤语-在线观看-喜爱夜蒲2-粤语免费下载

喜爱夜蒲2粤语下载-喜爱夜蒲2-粤语-在线观看-喜爱夜蒲2-粤语免费下载

发布人:澳洁洗衣发布时间:2021-12-26 20:32:43

湖南经视访谈节目-“娜可不一样”(据说是模仿“康熙”)正在采访这位湖南的传奇人物。

  估计是全国独家了,因为恐怕除了凤凰卫视,国内再没一家电视媒体有胆子敢采访他了,42岁,湖南人,今晚居然就是他的生日。虽然节目主持人李娜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愚蠢,胡说八道,但是敢在国内电视媒体节目上大谈什么“脱衣舞”、“情人酒店”、“援助交际”......,呵呵~湖南经视胆子不小啊
  

  人物档案:
  
    李小牧:湖南人。曾经是芭蕾舞演员。去日本之前,在深圳打拼。1988年,自费去日本留学。是东京服装学园毕业的第一个中国内地人。目前的职业是东京新宿歌舞伎町的“引路人”。还与朋友创办华文报纸《侨报》。
  
  
    在日本出版畅销书《歌舞伎町案内人》,而成为媒体明星。
  
    他是周旋于东京新宿歌舞伎町黑白两道的两栖动物,他称自己是“灰道”人。
  
    他是一个在日本红灯区和媒体上都很出名的明星;一个左手是警察朋友,左手是黑社会哥儿们的双重卧底。
  
    他是一个被称为“不太干净的英雄人物”的人物,他的书《歌舞伎町案内人》即将在国内出版。
  
    歌舞伎町街头的媒体明星
  
    每天晚上,李小牧都会着一身正装,伫立在东京新宿最著名的红灯区——歌舞伎町的喧嚣当中。
  
    范思哲(Versace)西装套服是浅灰色的,专门定做的衬衣衣袖上镶嵌着钻石的蒂芬尼(Tiffeny)的纽扣,脖子上系着圣罗兰的领带。脚上是在去纽约时一次就买了十双的费雷牌皮鞋。手腕上的金表是Fendi的。头发梳理的像英国绅士般一丝不苟,胡须剃的不留下任何痕迹。身高一米七八,体重54公斤。李小牧对自己的外表充满信心。笔直站立在大街上,不管天气有多炎热,也不会改变他不愿脱去一件衣服的决心。
  
    小牧的职业是新宿专为外国人服务的“导游”。也就是说,主动招呼那些来歌舞伎町的外国游客和来出差的外国职员们,把他们带到他们想去的地方。比方说带他们到脱衣舞场、俱乐部、酒店或者只是哪家小饭馆。他可以从店里拿到回扣。说穿了,其实跟那些为风俗店、酒店、舞厅的拉皮条客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但是,有所不同的是,小牧将自己的这种工作美其名曰“导游”,带着某种自豪。
  
    2004年2月26日,小牧说,那时他来日本整整16年的纪念日。他在新宿歌舞伎町街头也整整站了15年。这15年,他目睹了各种各样的事件发生,自己被卷入其中的次数也已经不是可以简单数的出来的了,就是处于生死关头的情况都不是没有面临过。
  
    但是不管任何时候,小牧都没有想到过要离开这里。因为他热爱这条街,热爱这里的世界。是被它的魔力紧紧抓住,难以迈出去的众多人当中的一个。每次站到街头,他都会有一点悲伤,又有一些壮烈地想,等自己死后,就把自己埋到这里的某一个街角。
  
    他才是真正用身体写作的作家
  
    自从2002年8月,由日本著名的角川书店出版了以其自身经历写成的畅销书《歌舞伎町案内人》之后,李小牧就成为了日本媒体上最出名的外国人。从最主流的刊物到黄色小报,小牧共登上了100多家媒体,日本的电视节目几乎每隔两个星期,就是有他的报道,现在小牧的白天几乎就是应付各式各样的采访。
  
    甚至法新社和美联社都感兴趣,一个中国人怎么能在东京的歌舞伎町一站就是15年,要知道这是一个日本人都很难做到的。小牧告诉他们的答案是,我是新宿惟一的能够周旋黑白两道的“灰道人”。
  
    很多在歌舞伎町讨生活的人其实内心是厌恶和害怕那里的,支撑他们的理由就是生存和没有选择。李小牧则截然相反,他是真心的贪恋那里。
  
    现在,他已经出名。以他的畅销书改编的同名电影已经杀青,即将上映。片中的女主角就是热播的电视剧《还珠格格3》中的小燕子黄弈。而他的第二部电影也将由美国哥伦比亚公司投资,这次则是他亲自主演,女主角是小牧倾心香港的一位当红女星,但是为了商业机密,暂时保密。至于女二号,无二他选,当然是滕原继香了。小牧说,因为自己比较瘦,所以一直喜欢比较丰满和性感的女性。
  
    根据他故事改编的漫画也即将在2004年2月初,在日本著名的漫画刊物上连载。小牧说,真人真事被改编成漫画,在日本这个漫画大国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他做到了。
  
    如此热度,小牧完全有理由可以体面地走出“灰色道”。但是,他没有。现在他依然每天去歌舞伎町上班。他说,每天站在街头,他的心和15年前一样的兴奋,只是多了一些坦然。他经常对自己说,在这里多露一天面,就多一天证实自己存在的价值。
  
    小牧的“地盘”,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这两条街可是歌舞伎町的主街道,它就像是一块人人挣抢的肥肉,干他们这行的,没有谁不想占据其中的最佳地点。这个地盘对于小牧来说,简直和他的生命一样重要,是他15年来和黑帮和对手争斗拼来的。每晚,坐在能对自己的地盘一览无余的“肯德基”,小牧很有成就感。
  
    小牧说,他不能停止让自己经历更多刺激的事,如果没了危险,他的生命就不再有吸引力。每天,他一边为帮助警察调查发生在新宿的命案忙前忙后,一边为黑社会提供来自警察内部的可靠消息竭尽全力,他还让自己始终保持着对美丽女人的极大热情和好奇。小牧明白,这些才是他的财富。
  
    他已经出版了3本书,他的目标要成为一个真正意义的作家,现在每天经历的这些事情是他惟一的素材。他说,他才是真正的用身体写作。
  
    歌舞伎町的“俘虏”
  
    小牧至今还记忆犹新。来东京那天,正赶上下大雪。那年他28岁。
  
    他和朋友一起经由香港到达成田机场后,就直接赶到新宿。为什么直接到新宿呢?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当时他的脑海里新宿就代表着日本。另外,新宿有亚洲最大的最繁华的街道——歌舞伎町,在小牧眼里,那里是一个人间天堂。
  
    从靖国大街跨入歌舞伎町的一瞬间,小牧兴奋地全身竖起了鸡皮疙瘩。虽然它与想像中的景象略有不同,但感动是毋庸多言的。他甚至感到了一阵突如其来的晕旋。
  
    满街行人的身姿也同样让小牧感到了某种冲击。身穿宽松的西装制服、外面套着黑呢大衣的男子伫立在街头,他们看上去是那样帅气,小牧一下子就被他们给吸引住了——后来知道他们就是拉皮条的。
  
    “简直是到了天堂了!”他自言自语道。只一眼,他就彻底喜欢上这条街了,顷刻之间,他就变成了这里的俘虏。“这之前一直听说歌舞伎町是一个可怕的地方,但在小牧眼里,却没有丝毫的可怕,而是充满了神秘和魅力,令他激动万分。”
  
    歌舞伎町带路人
  
    到日本,小牧最开始是做情人旅馆的清扫员。对于小牧,这既是一项重体力活,更是一项令人悲哀的活。
  
    半年以后,他开始在新宿歌舞伎町里的一家名叫“梦组”的俱乐部以每小时800日元的工资做招待。那种不管任何情况都必须不断对客人点头哈腰的“日本式”工作方法让小牧疲惫不堪。结果他只坚持一个月就辞去了这份工。
  
    后来,他发现在街头发纸巾是份好工作。
  
    发纸巾时无意碰到的情况让小牧看到了一个商机。每天站在路上发纸巾,他的工作是一小时1千日元。每天平均要站8到10个小时,也就是是说每天至多也只能有8千至1万日元的收入。
  
    可是一次只是偶然将几位游客带到他们想去的娱乐场所,就得到了3千日元。有时候,只要短短的一个小时,他就挣到过比平时站一天才能挣到的还要多的钱。
  
    一个是辛苦一个小时挣1千日元,一个是不到5分钟就挣到和这同样多的钱。小牧开始动脑筋了。如果专门做在街上为别人引路的工作可行不可行?
  
    只想不做可不是自己的性格。小牧立即开始行动。他在做发纸巾工作的同时,开始实行自己的“带路人”计划。
  
    他开始改变过去只是“等待”机会的被动局面,只要一看见游客,就主动上前询问。
  
    “歌舞伎町的情况没有我不知道的,我能帮您什么吗?”既像绅士又看上去亲切而值得信赖,等到游客发现小牧不像是坏人,也不会带来危险时,他们立刻就变得非常主动,不住地提出问题。到了这一步,小牧的买卖就基本成功了。
  
    就这样,小牧迈出了“引路人”的第一步。
  
    真武
  
    “引路人”的工作开始整整一个月,一切相安无事。与周围的人的关系也处的不错。小牧开始安心于自己的这份活。却一点也没有留意着危险即将来临。
  
    一天,他像往常那样在傍晚7点钟来到街上“上班”。兴许是雨天的缘故。客人很少。路上见不到几个外国客人。偶尔也不妨拉拉日本客人。他冒出这个念头。于是,开始招呼过往的日本人。可是,虽然几乎没有哪个日本人愿意停下来听他这个外国人说话,他却犯了“规”。
  
    晚上9点多,他换了个地方,站到平常一些身穿迪斯科制服的日本人站的第一番街和剧院广场大街的交叉口上。
  
    一个身穿黑呢大衣,长相很帅的年轻小伙子带着四、五个同伙径直冲他走来。
  
    刚来到眼前,小牧的肩膀上就重重挨了一拳。小牧被突如其来的拳头打了一个趔趄。但迅速稳住了身体。这时才明白,原来周围的人还一直把他当成发纸巾的。所以,在这起初一段时间的“引路人”过程中,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完全忽视了一个在歌舞伎町生存所应有的常识,那就是要有“靠山”。换句话说,就是得有黑社会做“后盾”。
  
    挨打的第二天,小牧照旧站在了大街上。身子挺得直直的,脸上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一个星期平安无事。然后,小牧认识了真武。真武的年龄在35岁左右,身高超过一米八,体重至少也有100公斤以上。他的脸很小,与肥胖的身体非常不和谐。
  
    “小李!你不快找个后台,要不然哪天会出问题的!”真武把小牧请到一家咖啡厅,点了吃的,还聊得很投机。“小李!从今往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真武的大笑声在店里回荡。
  
    几天后,沉默了一段时间的那伙日本人再次挑起了事端。
  
    小牧站在剧院广场上正吸着烟,突然背后被人猛推了一下。小牧赶紧打电话给真武。几分钟后,真武就出现在了附近。刚才还很猖狂的那个家伙的脸一下子变了颜色。
  
    于是,小牧没有花费分文,就占领了从第一番街到剧院广场前的这条路为自己的“地盘”。
  
    几张面孔
  
    钱只是一个方面,小牧还有更多想在日本做的事。当初,他来日本的最大理由其实是为了学习服装设计。他盼望着来到时装大师高田贤三、山本耀司和君岛一郎的故乡。
  
    在日本好像冥冥当中会有一只手,每当小牧遇到困境,就在节骨眼上,它总能帮他摆脱出来。
  
    一天,小牧和一个老板一起去吃饭。当他说到想学服装设计时,老板告诉他,如果真要上的话,“东京服装学园”最有名。而且学校的地点就在新宿。听了这个消息,小牧坐不住了。第二天,就直奔当时位于西新宿高层建筑第四十四层上的这所学校。
  
    他又一次碰上了好运。不顾毫无准备的找来,学校方面迅速研究了接收小牧的可能性。很快,只履行了极其简单的面试他就被顺利录取了。作为“第一名中国内地留学生”,小牧受到了学校热情的款待。
  
    “东京服装学园”的学费一年要120万日元。这在当时可是个天文数字。小牧只有拼死打工这一条路。他把一切都压在“引路人”的工作上。抛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极力发挥自己的特长。
  
    在这期间,与妻子爱梅的关系恶化,但是妻子还是给他生了个男孩。
  
    他成了一个身兼数职的男人,一个有几张面孔的男人。“东京服装学园”的学生、专为外国人服务的“引路人”、“父亲”、丈夫。小牧说,现在回忆当时的情景,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会儿从哪儿来的那么大的能量和精力,而且还有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能逾越过去的自信。
  
    小牧每天都持之以恒地站在歌舞伎町的大街上,不断做着自己的努力。渐渐的,他在这一带以“李引路”之名得到了周围人的认可。
  
    1993年3月,小牧从“东京服装学园”毕业。
  
    名高刑警
  
    在歌舞伎町时间呆长了,小牧认识了各种各样的人。从黑社会成员到街头小痞子、皮条客、陪酒女、风俗女、毒品贩子、流浪汉……可以说,都是些与普通市民相去甚远的边缘人物。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人都是繁华都市里生出来的畸形儿。
  
    临界于由这些畸形儿组成的世界当中的上层人物可以说就是黑社会,而与此相对,这条街上还生存着另外一种不同的人物——那就是刑警。
  
    起初,小牧完全无法分清黑社会成员与刑警的区别,特别是那些专门对付黑社会的便衣刑警,他们的外表看上去比黑社会的还像黑社会。他们中的很多人都烫着黑社会成员的那种短平头。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着锐利的目光。
  
    在这条街上,没有黑社会做后盾无法生存。但同样,不和这些刑警打交道也同样没有出路,有时甚至更需要。
  
    “可是,与这些人交往必须掌握好分寸。和他们太近了不行,会引起黑社会和周围的反感与怀疑。太疏远了也不行,那也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的。”小牧说。
  
    名高是第一个给小牧个人名片的警察。因为小牧觉得他和日本电视连续剧里的一个叫“名高达郎”的演员长的很像,所以就叫他“名高”。还有人说他长的像李小龙,有一次当小牧这样提起时,名高很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那天名高是为了调查一个事件来找小牧了解情况的。内容是有关某一重大盗窃团伙,小牧将自己知道的范围内的情况告诉了他。
  
    “多谢你告诉我这些宝贵的情况,希望今后我们能交个朋友。”
  
    从那以后,名高与小牧成了超出普通歌舞伎町里的住民与警察之上的朋友关系。
  
    莉莉
  
    2003年1月,小牧与日本妻子由纪离了婚,与莉莉结婚。这是他在日本的第二次婚姻,也是人生的第四次婚姻。
  
    莉莉在国内一直做外贸,来日本后一直在上大学院,与小牧结婚后就退了学。她原本酷爱文学,认识小牧之前,可以说是一个勤奋的好学生,但她自己决定放弃学业。当小牧听说莉莉的这个决定时,像一个父亲那样试图阻止她。
  
    “你干嘛要放弃呢?都上了这么长时间了,多不容易?不是浪费吗?”
  
    莉莉生气了。
  
    “上学很忙。我上学,谁给你做饭?谁帮你做报纸?你一个人站在歌舞伎町的大街上,又有谁来保护你?”
  
    “我居然要让这个比自己小一轮的女人来保护。”小牧说。
  
    “她说的没错。在歌舞伎町的这十五年间,我一直以为是独自一人挺过来的,其实,每当遇到困难,每到紧急关头,有哪次不是有人帮助我度过难关的呢?真武、名高刑警、由纪、儿子,还有莉莉……”
  
    2004年1月2日,小牧亲自送莉莉登上了飞往南京的飞机。因为,1月5日,莉莉的签证就到期了。
  
    在此之前,他们离婚了。小牧说,我想有一天,我会再把她娶回来的。
  
    “你还爱她吗?”
  
    “爱!”
  
    “那为什么舍得她走?”
  
    “因为,我要经历更多的危险!”
  
    “离别时,你们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在离开的前一天,买了一个DV把我们的最后一天,都拍了下来。在机场,她一直在拍。我哭了,她拍到了我流泪的双眼。”
  
拜托~~~~
  
  是刘娜好不好???
LZ我坐SF啦
  更正一下女主持试刘娜而不是李娜呢
沙发 ?

  还是慢了
基本上是抄得康熙来了
  请的是些有争议的人八
  有一次是宋祖德
  恶心死了
lz肯定是经视自己的人啦~~~
  
  少在这里装卧底了!
不好意思,更正一下,女主持是叫刘娜,原来和梅冬一起主持湖南经视“经视新闻”的,现在居然和马可一起主持娱乐访谈节目了,说话语无伦次,手里的提示卡永远不看,居然还模仿小s来“耍宝”,真是让人寒到谷底......
  
  由于湖南经视没有上星,可能大家收看这个节目只能通过网络bt了,今晚还真是吓一跳,因为我刚刚把《歌舞伎町案内人》这本书看完,看到书后的“后记”部分,李小牧和第4任妻子-上海姑娘“莉莉”2004年初分手后,带着8岁的儿子在日本独自打拼,正唏嘘不已的时候,打开电视屏幕居然就看到他回湖南了......42岁的中年男子,在屏幕上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光鲜笔挺,用出平时游走于各地观光客寻欢客日本黑社会警视厅警察福建偷渡者的手腕“修理”2个目瞪口呆的主持人的时候,不由的感叹,哥们,牛b啊!
  
  
  《歌舞伎町案内人》这本书网上评论不少,相信大家也看过金城武演过的《不夜城》,对东京新宿歌舞伎町这不足一平方公里的花花世界应该充满好奇,看完全书之后,再去看看日本电影《燕尾蝶》、《漂流街》、《不夜城》......相信你会有另一番感受。
作者:karenlong 回复日期:2005-9-8 23:51:47 
    lz肯定是经视自己的人啦~~~
    
    少在这里装卧底了!
  ==========================
  
  对不起,这个模仿康熙的节目我目前还不很感兴趣,之所以发这个贴,是因为刚刚看完他的书居然就看到了本人......一时激动而已
我在凤凰卫视中文台三人行里看过,有点意思。
以前凤凰卫视采访他的那期节目我看了,这期《娜可不一样》我也看了,很佩服他。
  
  一个中国人能在东京歌舞伎町这个全亚洲最有名的红灯区打下一片江山很不容易。

  俺也好象在凤凰卫视中文台里看过
  不知道这次有什么新东西没有?
  
  
虽然娜可不一样摆明了抄袭康熙来了
  但是我觉得越看越好看,因为2个主持人也很能碰撞出火花的样子
  我很喜欢刘娜啊,她不是学小S耍宝,而是丢丢本来就是那样的个性啊
  总之跟康熙来了还是很不一言的
看了星姐那一期,实在令人寒!刘娜像个殴巴桑,马可勉强还可接受。节目的形式容易复制,但主持人的个性去无法复制!
他是湖南人了,湖南台采访一下也可以啊
哪里可以下?我刚看了他的书!